山西一护士战地日记幸福太突然意外看到了黄鹤楼和长江大桥

中新网太原3月14日电(陆祁国)3月12日,已在武汉工作第24天的山西支援湖北第十一批医疗队成员、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心胸外科主管护师潘博,受命外出接收物资。乘车期间,司机特意放慢车速,让她和同车人员远眺了心仪已久的黄鹤楼和长江大桥。

潘博于2月18日随队抵达武汉,一直奋战在武汉市肺科医院的她,基本上是两点一线式生活,简单往返于医院和暂住地之间。平时轮休期间,处于安全防护需要,她和其他医护人员都只能待在自己房间。又一次,她和同样来自山西医科大学第二医院心胸外科的其他3个姐妹微信聊天时,约好“待到抗疫胜利之时,一起携手去看黄鹤楼、长江大桥”。

平时忙于抗疫工作的潘博,一直在重复两点一线式生活。受访人供图

“我像个孩子似的欢呼起来。”高兴之余,潘博不忘询问司机吕师傅:你怎么知道我就想看看梦里的黄鹤楼、长江大桥,是不是和课本上的一样?

据悉,面对新冠病毒,控制传染源、切断传播途径和保护易感人群十分重要,医院感控正以此为使命。胡必杰透露,过去1个多月,相关部门对上海市二、三级医院的发热门诊以及新冠肺炎院内感染风险较大的部门,如急诊、CT室等,进行了多轮督导。

“吕师傅,停车,我要下去。”潘博的话音刚落,就遭到了同车其他医护人员的“笑话”,因为车是不能停的。

潘博在日记中写道:“黄鹤楼、长江大桥,对我来说还是小时候课本里的样子。来到武汉这个陌生的城市,每次从电视里看到,我都在想什么时候能亲眼看看该多好啊,哪怕只是远眺。我们的司机吕师傅像是看穿了我的内心世界,出发后他告诉我们,今天我们要过长江,还能坐在车上远眺黄鹤楼……”

胡必杰说,最近,上海新冠肺炎患者救治工作好消息不断:2月22日,4位重症新冠肺炎患者“集体”治愈出院;2月25日,使用气管插管、呼吸机长达12天的危重症患者出院。胡必杰指出,上海首例危重症患者出院大大提振了信心,通过采取积极措施,重症、危重症患者有望康复。

“吕师傅,那你能不能开慢点,让我多看几眼。”终于,潘博的这个请求得到支持。行车时速降到了40公里、30公里。此时,不仅是潘博,同车其他医护人员也都纷纷望向窗外,举起手机拍照。为尽量满足大家心愿,吕师傅把车速降到了20公里每小时,让大家起码多看了几眼行为壮丽的长江大桥,眺望了心仪已久的黄鹤楼。

他说,这次新冠肺炎患者的救治,是上海市综合医疗水平和能力的展示,是对新型严重呼吸道传染病综合救治能力的一次考验。

“我为我是一名支援武汉抗击疫情的护士而自豪,我一定要配合大家降服病毒,还武汉以美丽,还人民以健康,还社会以安宁……”潘博在日记中写道:“路边樱花开了,春天已经来到,我相信离我们四姐妹的约会不远了,我们一定能在不远的明天感受武汉大美。”(完)

郑锦表示,今后,上海将完善发热筛查“零报告”制度,研究通过公安大数据和健康云平台上报全市发热筛查数据,提升信息上报效率。上海将梳理中医药参与新冠肺炎疫情防控相关工作,进一步完善医疗机构中医药防治传染病服务体系,强化中西医结合协同工作机制。

“幸福来得太突然。”12日一早,潘博还未睡醒,突然接到队长电话通知:去五月花酒店接收物资。“我立马就从床上跳了起来,飞快地进行个人整理,按时出发。揉揉睡眼朦胧的眼睛,心里偷偷地乐:来到武汉24天,终于有机会出去放风了。”

上海第一例新冠肺炎患者在上海市同仁医院被发现。该院院长马骏表示,能够发现首例患者,部分原因在于该院之前对发热门诊及其相关科室的医护团队进行了专题培训。据介绍,今年1月15日晚,同仁医院发热门诊接诊了一位武汉来沪患者,经初步检查后,被列入可疑病例收治隔离,并按程序上报,后经国家卫健委复核,确诊为上海首例新冠肺炎病例。

30分钟,车子飞快地穿过一座座高架桥,高楼大厦从潘博旁边“呼啸而过”。终于,她听到了吕师傅的提示:“看,前面就到了”,随之降下车窗玻璃,恨不得探出脑袋向前方望去。

据透露,在普通门诊全面恢复的基础上,上海各市级医院下周起逐步恢复专家门诊,住院、手术服务有序开展。眼科、口腔科、五官科等部分防控高风险科室的诊疗项目也将在采取严格防护措施的前提下,于下周开始逐步恢复。(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