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取消对中国“汇率操纵国”认定中方表态

中方就“美国将中国移出汇率操纵国名单”表态:美方最新结论符合事实

当地时间13日,美国财政部发表声明,将中国移出汇率操纵国名单。对此,中国外交部发言人耿爽在今天(14日)的例行记者会上表示,事实上中国本来就不是汇率操纵国,美方的最新的结论,应该说符合事实,也符合国际社会的共识。

江某宁供述说,当天他和张某群协助工人在右船舷工作,之后自己去船尾时,看到三副(李某振)在二氧化碳间里面喊“叫船长”,不过江某宁认为不是朝着他喊的,船上也经常有人叫船长,自己就没理会。

问题五:对已经治愈出院正处于居家观察的患者,有什么提示?

本是一次常规修理,可谁也没有料到,一场重大事故却突如其来。

对于该病例是否属于“复发”,雷学忠表示否定,认为更大可能是病毒持续的、少量的存留导致的一种延续的状态,但随着对病毒的认识逐渐深入,对标本要求更加准确,对出院标准更加严格后,这种情况不会大量出现,严格和准确的治愈出院标准能极大程度上杜绝类似案例,因此,公众和已出院患者不需要过于恐慌。在院患者,应积极配合医生治疗,出院患者,要严格遵从医嘱,严格居家隔离康复14天,其间尽量避免与人接触,并按要求接受随访和复诊。

证人张某波证实,事发当天,曾听到有人喊过“快叫船长、叫船长”的话,当时他走到二氧化碳间时看到出来一个男的,朝着西面喊找船长,但不知道该男子朝谁喊船长。

“他(陈某锋)在语音中告诉我铭牌在钢瓶的上面,我也找到了,就是刻上去的一些数字,但是我看不清楚,所以我踩着固定瓶子的角铁架,左手扶了一下瓶子旁边的东西,右手抓住瓶子上部瓶头阀,想爬上去记录这些数字,这个时候把瓶头阀误开了。”李某振事后供述说。

问题三:治愈出院经过10天居家观察后再出现核酸阳性,这大概也不能认为之前的诊疗方案不够全面或不够严格,但我们应该怎么来认识这个问题?

而据船长郑某云供述以及监控视频证实,从二氧化碳间到船长室仅需2分钟左右的时间,因船长室配备有全船广播设备,张某群、江某宁中任何一人如果及时上报险情,足以避免事故伤亡。

所以我们现在实际上在第六版最新的《指南》(国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这个版本里面,已经做了一定的修正,那么有可能我们以后,包括现在我们执行的标准,也已经是把这个下呼吸道主要是痰液的标本,甚至于肺泡灌洗液的标本来做进一步检测,这样才有可能更准确,特别是在疾病的后期,这样的话可能会更准确。那么当然,提到这里有个概念的问题,这种病人到底是属于一种复发,还是属于一种前期病毒的持续阳性,没有彻底阴转,我们认为,更大的可能是病毒持续的、少量的存留导致的一种延续的状态,但这种病人现在发现以后,我们因为大部分病人现在出院以后,我们都要求他仍然要居家隔离观察两周以上的,每个病人我们也要做随访,如果有这样情况,我们肯定会进一步做处理。那么,我相信随着我们现在对这个病毒认识的逐渐深入,对于这个标本的要求我们会更加严格。我们现在甚至提出两次还不够,我们要增加到三次,三次检测如果下呼吸道标本检测结果都是阴性的情况,我们再考虑这一类的病人可以达到我们解除隔离和出院的标准。

这时,李某振想起了向人求助。14时43分至15时06分,李某振两次与两天前进入金海翔轮对固定二氧化碳灭火系统进行检测的江苏省南通海鸥救生防护有限公司安检员陈某锋微信通话联系,咨询处置措施。

检察机关起诉指控包括船长在内的6名被告人在生产、作业中违反有关安全管理的规定,因而发生重大伤亡事故,6人行为均触犯了《中华人民共和国刑法》第一百三十四条第一款之规定,犯罪事实清楚,证据确实、充分,均应当以重大责任事故罪追究各被告人的刑事责任。法庭宣布休庭,择期宣判。

该遗址面积达110万平方米,兼有仰韶、庙底沟二期、龙山、二里头、二里岗及周、汉、宋等时期遗存,发掘出多个时期的遗迹与遗物,其中以二里头、二里岗时期的冶铜遗存最具特色。

“眼前是白色的一片,我就赶紧推开技工室门往甲板上面跑,我当时反映速度特别快,跑了约五六秒钟,跑到锅炉层时就昏倒了。” 证人夏某某回忆,“醒来的时候已经躺在甲板上了。然后我就起来把机舱的风机打开,把二氧化碳吹走,然后下去搜救同事了。”事故发生时,夏某某正在机舱底层干活,准备到机舱四层的时候听到警报声,不到一两秒钟,二氧化碳就释放了。

船上的监控录像清晰记录,2019年5月25日14时58分、15时02分、15时04分,李某振三次向张某群求助,让他赶紧叫船长。在该时间段内,李某振也多次叫江某宁去叫船长。

被告人陈某锋违反《船舶救生消防设备检验合作协议》以及《二氧化碳间作业安全管理规定》,在未确定试航日期的情况下没有将二氧化碳气瓶与总管路断开,并在明知李某振不具有操作资质、不了解固定二氧化碳灭火装置的情况下,通过电话指挥李某振对该装置的驱动管路进行拆卸,导致事故发生。

李某振认为,如果他们及时去找船长,可以避免事故发生。“他们找到船长后,船长可以进行全船广播,通知机舱内的人员撤离,避免事故发生。”

事发当天,轮船二副李某佃也看到机舱上方的烟囱有白烟冒出。“第一反应以为机舱下面着火了,就顺着楼梯下去准备救火。下来后,看到许多工人都朝机舱那边跑,我听到有人说二氧化碳泄漏了,就走到二氧化碳间门口去看了一下,看到前面一排的二氧化碳钢瓶上都结了白霜。”

证人丰某明证实,当天下午3点左右,他和以前一样在船舱里收拾卫生,突然二氧化碳释放了,听到警报声响。“二氧化碳释放后,整个机舱里什么都看不清了,然后我就凭记忆沿着楼梯往出口方向走,走到快一层锅炉处时,还是昏倒了,迷迷糊糊感觉有东西把我吊出去,后来在甲板上有人跟我做了人工呼气,我才慢慢清醒了过来,后来被送到了医院。”

耿爽表示,最近一次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评估结论认为,人民币汇率水平大体上是符合经济基本面的,这等于在客观上也否认了中国是汇率操纵国这种说法。第二,中国是一个负责任的大国,我们也曾多次重申,不会搞竞争性的货币贬值,没有也不会将汇率作为工具来应对贸易争端等外部扰动。第三,中国将坚定不移地深化汇率市场化改革,继续完善以市场供求为基础,参考一揽子货币进行调节,有管理的浮动汇率制度,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总台央视记者 黄惠馨 毕磊)

被告人江某宁、张某群作为“金海翔”号货轮的水手长和水手,应当遵守《不符合、事故和险情报告分析程序》规定,及时上报险情和安全隐患。根据李某振供述以及监控录像,李某振多次向江某宁、张某群求助,二人如果及时上报险情足以避免事故发生。但是江某宁、张某群违反上述安全管理规定,对险情置之不理不作为,应当承担重大责任事故罪的刑事责任。

西吴壁遗址出土的冶铜工具。山西省考古研究所提供

公诉意见指出, 被告人李某振违反福建海运集团《二氧化碳间作业安全管理规定》,单人进舱作业并误碰二氧化碳气瓶导致漏气,违反《应急救援、撤离程序》规定,没有立即通知船长和疏散机舱内人员,并在不具有操作资质的情况下拆卸驱动管路,最终导致事故发生。

“我看见人都晕倒了,很多烟雾状的气体在往下堆积,这正是二氧化碳气体泄漏的现象,我联想三副(李某振)正在固体二氧化碳间,所以我明白是二氧化碳泄漏发生事故了。”船长郑某云供述中承认,当初微信通知三副自己去二氧化碳间抄铭牌时,没有叮嘱其应该两个人一起进入,也没有叮嘱注意事项,疏忽了是他的责任。

大家都可能关注到了,这短短的两个月,我们现在已经发布了六版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这说明一个什么问题?就是大家对这个新出现的新冠肺炎的认识,是在一个逐步累积,逐步在认识的过程,因为毕竟这是个新东西,所以在很多方面,我们大家都在客观的基础上,来慢慢的累积经验,那么包括这个检测和出院标准的制定,以什么样的标准才是最客观最严格,相对最安全的,所以我们现在也在逐步完善的过程当中。

当庭出示的证据显示,从走进二氧化碳间到事发,不到30分钟,李某振多次走出二氧化碳间,向在甲板上工作的水手长江某宁和水手张某群寻求帮助,让二人寻找船长,但他们二人都未理会。

起诉书指控,为了给验船师提供数据,事发当天11时1分至11时30分左右,福建海运集团船技部机务主管兼金海翔号轮船驻厂代表潘某雄通过微信和电话联系船长郑某云,让其提供二氧化碳铭牌及钢瓶数量等信息,郑某云随即又通过微信安排轮船三副李某振,去查看二氧化碳间钢瓶铭牌等情况。

19日复检阳性后,患者已收入成都市公共卫生临床医疗中心进一步复核。21日下午,四川省新冠肺炎医疗救治专家组成员、四川大学华西医院感染性疾病中心副主任雷学忠接受总台央视记者采访,他表示,治愈出院后又复检核酸阳性,在全国已有类似案例,最大可能性是患者检测标本的差异,此前在《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中,主要以上呼吸道的鼻咽拭子为标本进行检测,而在最新发布的第六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里面,已经做了一定的修正。

在与有关公司签订《船舶修理合同》和《船舶救生消防设备检验合作协议》后,福建海运集团“金海翔”号轮船从2019年5月17日开始,停靠山东西霞口修船厂进行维修,计划修理22天。

李某振供述称,在二氧化碳气瓶漏气后,自己多次让张某群去叫船长,并告诉张气瓶漏气的事实。“我还冲他发火了,嫌他不动不叫船长。”

那么最近这一例,包括我们发现的确有这样一些情况,国内在之前就已经有过类似的情况,这个我们现在来看的话有两个可能性。当然我们认为最大的可能性应该还是标本的差异,因为我们取的上呼吸道鼻咽拭子做检测的话,有可能在疾病的初期,它是合适的,这个病毒最初期的表现可能在上呼吸道,它可能更容易检测出来,但是在后期经过治疗以后,随着病情的发展,有可能病人下呼吸道标本里面可能检测到病毒的可能性才是最大的。

这个问题很好。现在成都市应该说基本上绝大部分包括四川省绝大部分出院的病例都是从成都市公共卫生临床医疗中心出去的。那么我们是严格参照国家制定的对这个疾病相关出院标准来执行的,那么这个标准随着时间推移,不停地在更新,我们也逐步在加强。那么对于以前出院的,比如以前通过两次鼻咽拭子检测阴性出院的,这部分病人实际上在出院后,我们一直都在做严格的随访,所以这个大家可以完全放心,对这类出院病人我们不是说出院后完全就没有管,而是一直都在做追踪。那么对这类病人,如果他在出院以后,居家隔离期间,他仍然有一些相应的一些表现或者什么,我们都会做定期的随访和检测,一旦有问题,我们会及时地处理。我相信,随着现在新的标准制定,应该说以后这种出院后复检阳性的情况会极大程度杜绝。

问题四:医院不断有患者出院,此次病例出现以后,会不会加强一些出院病例的回访复检工作?

李某振是“金海翔”轮三副,主管船上救生、消防设备等工作。接到上级指令后,当天14时42分,李某振独自一人到二氧化碳间查看钢瓶顶部铭牌,由于钢瓶过高,李某振脚踏钢瓶支架,手扳钢瓶顶部,攀附在钢瓶上进行查看。在此过程中,李某振不慎触碰到瓶头阀的开启压柄,意外开启瓶头阀,导致钢瓶中的二氧化碳气体进入集流管并发出气体释放声响,李某振见状后欲将瓶头阀关闭,但因不了解瓶头阀结构,未能将其关闭。

办案人员介绍,如果是正常启动二氧化碳灭火系统,有30秒声光报警。但由于李某振非正常启动二氧化碳灭火系统,没有事先预警和对人员提前进行疏散,致使机舱内38名作业人员中毒窒息,8人当场死亡,2人经医院抢救无效死亡,19人受伤(含6名施救人员)。

该案被认定为一起重大生产安全责任事故,因违规作业开启船用二氧化碳灭火系统,致使大量二氧化碳瞬间释放进货船机舱内,造成现场维修人员和船员10人中毒窒息死亡、19人受伤。

机舱机工李某飞证实,当天下午,他正在机舱第三层主机层拿扳手,这个时候二氧化碳就发生了泄漏,就是从他所在的第三层主机层开始泄漏的,泄漏之后几十秒钟,自己就昏迷了,当清醒过来时,人已经被搀扶到甲板上,嘴唇、舌头受了伤。

我相信在以后,从经验来看的话,我们会有越来越多的患者,通过加强对出院标准更加严格的这样一个管理后,可能再出现类似这种情况就会非常非常少了。

二里头和二里岗时期遗迹里,均出土大量铜炼渣、残炉壁等。其中一座半地穴式房址带有多个被灼烧过的壁龛,其中出土铜炼渣等冶铜遗物。灰坑中还发现用于铸造小型工具的残陶范、残石范,说明除冶铜外,还铸造一些工具。此外,二里岗时期灰坑中发现仿铜陶礼器、磨制石磬等遗物,指示遗址在二里岗时期具有较高等级。

公诉人认为,六名被告人系对生产、作业负有组织、指挥、管理职责的负责人,以及直接从事生产、作业的人员,符合重大责任事故罪的主体条件。在客观方面,各被告人违反了有关安全管理的规定,因而导致重大伤亡事故,行为符合重大责任事故罪的相关构成要件。

对于我们现在所有的新冠肺炎的患者,我们现在对治愈或者出院的一个标准,最重要的一点就是他的新冠病毒的核酸检测结果,那么对于新冠病毒核酸检测,我们的标本,在前几版的诊疗指南(国家《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里面,都主要提到的是上呼吸道的鼻咽拭子这样一个标本,其中提到,连续两次间隔24小时的鼻咽拭子标本核酸检测阴性的,那么就可以达到我们基本的核酸检测合格的结论,如果结合他临床症状明显缓解,一般情况明显好转,那么这个病人就可以解除隔离,可以算作治愈,那么大部分病人我们就要求他们可以回家,他可以在家里面再继续观察。

问题二:这名患者19日收治之后,这两天的临床表现和指标对比之前住院治疗期间有什么区别?

问题一:治愈出院居家观察10天后复检核酸阳性的这位患者情况是怎么样的?

江某宁此时应当立即报告船长,且李某振第一次求助时距离二氧化碳气体释放时间间隔达11分钟。

当月25日16时,荣成市公安局接到“金海翔”号轮船船长郑某云的报警电话,称15时许轮船发生二氧化碳泄漏,机舱内多人中毒死亡。荣成市公安局经审查后于当天就立案侦查。

绛县西吴壁夏商冶铜遗址呈现出一种规模大、专业化程度高的冶铜作坊形态,为深入探索早期冶铜手工业技术及生产方式,乃至探索夏商王朝的崛起与控制、开发、利用铜这种战略资源之间的关系提供了珍贵的实物资料。(完)

法庭质证结束,公诉人结合整个庭审,对本案证据和案件情况发表了公诉意见。

西吴壁遗址位于山西省绛县古绛镇西吴壁村南,中国国家博物馆等单位于本世纪初在运城盆地开展区域系统调查时发现该遗址。2018-2019年,在多次勘察的基础上,中国国家博物馆、山西省考古研究所及运城市文物保护研究所组成联合考古队,在西吴壁遗址开展大规模考古工作,初步搞清了遗址范围与聚落结构。

二氧化碳是如何泄漏的?为何会造成如此严重的伤亡事故?这要从一条微信说起。

应该说居家隔离本身就是现阶段,一个相对来说比较稳妥的方式,当然,在居家隔离期间,家里的人可能会有一些难以避免的一些接触,但是原则上的话,我觉得如果你是一个危重症的病人出院,肺上病灶还没有完全吸收,因为这个病灶的吸收时间比较长、比较滞后的。对于这一类的病人,我们会建议他们适当的、尽可能减少一点与家人接触,可能更好一点,但是总体而言,原则上,我们现在对于患者出院的这个标准,我们会把握的非常非常严格和谨慎。

陈某锋当时正在高速上,便通过手机告知李某振要用扳手将增压阀两个驱动管拆掉,将进入集流管的二氧化碳排出。李某振在按照陈某锋的指导进行操作过程中,因慌乱误抓了增压阀上的压柄,意外将增压阀打开,导致集流管内的二氧化碳进入驱动管路,瞬间将84个二氧化碳钢瓶的瓶头阀及通往机舱的总阀开启,导致大量二氧化碳排放至机舱。

相对来说,一般说来,这一类的病人后续即便有少数的存留,他的症状应该不是说属于那种很活跃的、很重的、那种急剧进展的那种类型,所以这种病人往往通过适当的隔离,给予基本的处理后,他的情况都相对比较平稳的。

二里头时期的木炭窑。山西省考古研究所提供

船长郑某云供述,事发时他正在生活区的房间,突然听到警报声就赶紧跑出房间,跑的时候顺手提了一个灭火器。“到了固体二氧化碳间,看见李某振站在门口,很慌张的样子。”这时候,郑某云听见有人在喊“机舱”“救人”之类的呼喊,以为机舱着火了,就急忙奔向机舱,看到机舱下层有人抽搐挣扎,自己赶紧施救。

考古人员通过对出土冶铜遗存进行科技检测,可知西吴壁遗址冶铜作坊的产品为纯铜,说明该遗址是一处以冶炼纯铜为主,兼可制作小型工具的聚落。这是学界首次在邻近夏商王朝的腹心地带发掘专业冶铜遗址,填补了冶金考古的空白,具有重要学术意义。

多次让人“叫船长”未获理会

办案人员介绍,海运集团相关规定明确:险情是指如果进一步发展会造成事故的情况,所有人员均有上报险情的权利和义务,体系内所有人员对发现的安全隐患、风险都有报告的义务。

(总台央视记者 杨妮 吴信鹏)

第一次求助到事发间隔11分钟

被告人潘某雄是“金海翔”号货轮在荣成市西霞口修船有限公司厂修期间的驻厂代表,被告人郑某云是“金海翔”号货轮的船长,二人对事故的发生均负有领导责任。且潘某雄违反《修船安全环保协议书》规定,派人进入二氧化碳间作业前没有通知西霞口船厂修船,郑某云违反了《封闭空间作业须知》,派人进入二氧化碳间作业前没有进行动态风险评估,也没有通知驾驶台、机舱和控制中心,导致厂方对李某振进入二氧化碳间作业毫不知情,大量修船人员在机舱内滞留,因而造成重大人员伤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