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健康领域首部基础性法律亮点多

卫生健康领域首部基础性法律亮点多

12月28日,全国人大常委会审议通过我国卫生健康领域第一部基础性、综合性法律——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这部将从2020年6月1日起施行的法律,既总结了我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经验,又对当前医疗卫生领域多个社会关切话题进行了回应。

“中医治疗的原则是治病求因,辨证论治。治病求因就是知道病因,抓住主要问题进行治疗;辨证论治,就是根据每个人的不同情况、不同地域和气候,用不同方法进行加减。因为是寒湿疫,所以治疗是以温肺驱寒、健脾利湿为主。‘清肺排毒汤’,就是基于此认知来推荐的。”中国中医科学院中国医史文献研究所副所长刘剑锋介绍。

2月25日,在武汉雷神山医院,一位住院仅6天的新冠肺炎患者经中西医结合治疗病愈出院。

湖北之外,中医人抗疫的步伐也一刻未停。记者从国家中医药管理局了解到,31个省(区、市)的省级专家组中都有中医专家参与,26个省(区、市)和新疆生产建设兵团单独设立了省级中医药专家组。

“说它是综合性,主要是这部法律对基本医疗卫生制度和推进健康中国建设各个方面作了主要制度安排。”袁杰告诉记者,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首次以法律形式明确了国家建立基本医疗卫生制度,提出健康促进措施。

我国卫生健康领域第一部基础性、综合性法律

“清肺排毒汤”类似古代中医防疫的“大锅汤”。国医大师薛伯寿认为,治疗新冠肺炎,筛选中医药有效经方复方非常必要,早预防早治疗,能大大提高治愈率,降低病亡率,减少后遗症。“‘清肺排毒汤’就是对张仲景相关经方的融合创新运用。此方既祛寒闭,又利小便祛湿,既防疫邪入里,又调肝和胃,顾护消化功能。”

“总的来说,这部法律是总结我国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经验,落实党中央国务院在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方面的战略部署作出一项顶层的、制度性的基本安排。”袁杰表示,“当然我们也要看到,我国是一个发展中国家,我们要在发展中不断积累,为大家提高基本医疗卫生水平的物质基础、物质保障,不断在发展中提高对基本医疗卫生保障的水平。”

2018年,全国门急诊总量超过83亿人次,出院量超过了2.5亿人次。

北京地坛医院自收治第一例患者起,中医药人员就开始参与治疗;广东组建了省级中医药防治专家组,成员涵盖省级中医医院和省市定点收治医院中医科;江西省明确,要确保医疗救治定点医院至少有一名中医医师全程参与医疗救治,所有病例全程使用中医药。

全国人大常委会法工委行政法室主任袁杰也表示,医务人员是我们全体公民健康的卫士,也是卫生健康事业的主力军,医务人员为全社会、为全体公民提供医疗服务,为我们的健康提供保障。对医务人员的侵害,无论从道德上还是从法律上,都应当予以严厉谴责和制裁。

在武汉江夏方舱医院,患者除了国家指导的“统方”外,对合适的患者,尤其是轻症中症状偏重的患者,医生们运用中医理论体系辨证施治,对症对人开具药方。

数据显示,在新冠肺炎患者治疗中,中医药在湖北地区确诊病例参与率达75%以上,在其他地区超过90%。

据《中国疫病史鉴》记载,西汉以来的两千多年里,中国先后发生过321次疫病流行。

扶正祛邪,发挥中医药独特优势

——明确规定国家合理规划和配置医疗卫生资源,以基层为重点,采取多种措施优先支持县级以下医疗卫生机构发展,提高其医疗卫生服务能力。强调国家加强县级医院、乡镇卫生院、村卫生室、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站)和专业公共卫生机构等的建设,建立健全农村医疗卫生服务网络和城市社区卫生服务网络。

“喝中药、做中医护理,效果好得很,感谢中医医生。”2月6日,金某出院时十分激动,他还鼓励仍在治疗的病友,“你要相信中医医生,他们很有经验,加油,下一个出院的肯定是你!”

当前抗击新冠肺炎的战役中,国家层面制定了中西医联合救治新冠肺炎的会诊制度。刘清泉说,不要去比较中医、西医到底谁好谁坏,中医和西医两种医学的指导理念略有差异,综合在一起就能够加速病人痊愈。

(本报记者 刘华东)

2月20日,中医专家团队在武汉的临床研究显示,102例中西医结合治疗轻症患者,临床症状消失时间比对照组缩短2天,临床治愈率提高33%,普通转重症比例降低了27.4%。

抗疫战斗刚一打响,国家卫健委会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即组织黄璐琦、仝小林、张伯礼、刘清泉等一批中医药专家进入武汉对患者进行诊察,充分发挥中医药独特优势,介入新冠肺炎救治。

在抗疫一线,新冠肺炎患者对中医药治疗的认可度很高。

2018年,我国人均预期寿命77岁,婴儿死亡率6.1‰,孕产妇死亡率18.3/10万。国家卫健委法规司司长赵宁表示,这些健康指标优于中高收入国家的平均水平,我国用较少投入解决了全世界六分之一人口的看病就医问题。

“在我们重症病区,以中医治疗为主,中医治疗率100%,中药治疗率100%,目前多数病人核酸检测转阴,明显好转。”治疗该病患的第四支国家中医医疗队领队、上海中医药大学附属龙华医院急救医学科主任方邦江介绍。

在武汉,“清肺排毒汤”被配送至江汉区、江岸区、硚口区部分社区隔离点,以及武汉国际会展中心、武汉体育馆等方舱医院和相关定点医院。在全国,不少省份已将该方确定为省内备案制剂,四川省已将其纳入医保。

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中国工程院院士、天津中医药大学校长张伯礼介绍:“中医主要是针对病人的病情症状进行对症治疗,其实质上是通过调节病人自身的身体机能,来提高人体的免疫力,再跟病毒进行斗争。”

中医人痘接种术于18世纪流传国外,启发英国医生詹纳发明了“牛痘”来代替“人痘”。后来,牛痘接种术又传向世界各地。今天,由当初牛痘发展起来的疫苗技术已成为现代医学对付瘟疫最有效的方法。

为不断优化中医诊疗方案,自1月21日以来,由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院长黄璐琦,中国科学院院士、中国中医科学院首席研究员仝小林任组长的国家中医医疗救治专家组紧急赶赴一线,密集开展调研、查房和诊疗方案修订工作。在进入隔离病房查房会诊、广泛听取一线医生意见的基础上,救治专家组顾问和成员、部分国家中医医疗队专家结合临床治疗经验,不断完善修订,推出了现行“第六版”新冠肺炎诊疗方案中的中药诊疗方案。

明朝末年的中医名家吴又可在创作《瘟疫论》时肯定没有想到:他为防治传染病所开的一剂药方,在360年后的2003年,又被现代人用来应对一种全新的传染病——SARS。诺贝尔医学奖获得者屠呦呦在《肘后备急方》等中医药古典文献中获取灵感,发现了青蒿素,开创了疟疾治疗新方法,惠及全球数亿人。

党的十九大报告提出,坚持中西医并重,传承发展中医药事业,这是基于深沉的文化自信作出的战略部署。

2018年,美国人威廉·麦克尼尔撰写出版了《瘟疫与人》一书。书中,麦克尼尔谈到了一个令他十分迷惑的现象——中国清代瘟疫高频率流行,人口却出现激增,清中期突破一亿,末期达到三亿,而同时期的欧洲总人口才一亿五千万,而且是低度增长。这其中,原因可能是多方面的,但中医的贡献功不可没,尤其与预防天花的人痘接种术的推广有关。

“除了保护医疗卫生人员的具体条款,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通过鼓励社会办医、推进分级诊疗制度、扩容公共卫生服务等一套组合拳,从更为宏大的角度推动解决我国医疗资源不平衡的问题。而解决了这个问题,医患矛盾在一定程度上也会迎刃而解。”中国卫生法学会副秘书长、中国政法大学副教授刘炫麟表示,“在现实生活中,我们一方面要加强医务人员的法律意识和服务意识,促进其规范执业,保障医疗安全和患者权益;另一方面,全社会也应该对医务人员多一些理解和尊重,遵守医院的医疗秩序和规章制度,为医务人员营造一个宽松、优良的执业环境,这样最终受益的才是我们每一个人。”

“看病难”“看病贵”,几乎成了一个老生常谈的问题。现实生活中,大医院一号难求,基层医院门可罗雀。如何“强基层”,是医疗卫生体制改革的一大难题。“针对基层医疗卫生能力服务薄弱的问题,坚持以基层为重点,加强基层医疗卫生机构和人才队伍建设,提高基层医疗卫生服务能力,筑牢网底,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有一系列的规定。”袁杰说。

抗疫一线,中医阵线齐集发力

在分组审议法律草案时,就有全国人大常委会组成人员提出,医生是光荣而神圣的,干的是救死扶伤的人道主义神圣事业,应该尊敬和爱护医生。

2月17日,10个省57个定点医疗机构701例使用“清肺排毒汤”的确诊病例中,有130例治愈出院,51例症状消失,268例症状改善,212例症状平稳没有加重。

“我们对百余名患者进行诊察分析以后,结合武汉气候特点,判断出新冠肺炎属于中医‘湿瘟’的范畴,其病因属性为‘湿毒之邪’致病。”第一批进入武汉的中央指导组专家组成员、北京中医医院院长刘清泉介绍。

近年来,各地暴力伤医事件、“医闹”事件屡禁不止,让医生成了一个“高危行业”,社会舆论亦群情激奋。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多个条款都涉及对医疗卫生人员的保护,呼吁对医护人员进行保护,严惩违法犯罪分子。该法律明确提出“医疗卫生机构执业场所是提供医疗卫生服务的公共场所,任何组织或者个人不得扰乱其秩序”“禁止任何组织或者个人威胁、危害医疗卫生人员人身安全,侵犯医疗卫生人员人格尊严”。在法律责任方面,违反上述规定,构成违反治安管理行为的,依法给予治安管理处罚,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中国人最早预防的方法是接种天花,让未曾发痘的小儿穿上天花患儿的内衣,或将天花病人的疱浆挑取出来,阴干后吹到健康人的鼻孔中,接种上天花后就不再感染。接种术发现后,大大降低了中国天花病的死亡率。

此外,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专设“医疗卫生人员”专章,就医疗卫生人员弘扬职业精神、遵守行业规范、恪守医德等方面作出规定,明确“加强对医疗卫生人员的医德医风教育”“不得对患者实施过度医疗”“不得利用职务之便索要、非法收受财物或者谋取其他不正当利益”并规定了相应法律责任。

中医经典《黄帝内经》云:“正气存内、邪不可干;邪之所凑、其气必虚。”中医认为,新型冠状病毒属“邪气”,形成传染性强的肺炎,在防治上须注重“扶正与祛邪”。

患者金某在国家中医医疗队接管隔离病区前已经入院治疗,医疗队接管病区后,队员发挥中医药特色开具中药处方,并根据患者用药反馈、病情变化及时调整处方。经治疗,金某两次核酸检测结果均为阴性,符合出院标准。

2月6日,国家卫健委、国家中医药管理局联合推荐在中西医结合救治新冠肺炎中使用“清肺排毒汤”。

“说它是基础性,主要是和其他专门法律的关系。”袁杰表示,医疗卫生与健康法治建设方面,我国已有传染病防治法、执业医师法、中医药法,国境卫生检疫法、精神卫生法、献血法、药品管理法、疫苗管理法等十余部专门法律,但是一直缺少一部基础性法律,对医疗卫生与健康领域基本制度作出规定。“这次制定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填补了这一法律空白。”袁杰说。

“中国古人非常重视传染病。”《中国疫病史鉴》主笔梁峻介绍,两千多年前的医著《黄帝内经》中就有关于疫病的记载,汉代张仲景创作了我国历史上第一部治疗传染病的专著《伤寒杂病论》,晋朝葛洪的《肘后备急方》在世界医学史上第一次提出以狂犬脑治狂犬病的免疫疗法。其后的医书,对疟疾、麻疹、白喉、水痘等急性传染病及其辨证治疗办法都有明确记载。

国家立法保护医疗卫生人员

回望中华民族历史,中医和疫病的抗争从没有停止过。

在人类历史上,西班牙大流感、欧洲黑死病、全球鼠疫,几乎每一次瘟疫,都造成数千万人死亡的悲剧。而纵观中华五千年文明史,中国之所以人口众多,一个重要原因就是有中医药守护着中国人的健康。

中医药学,是一代代中华民族的行医者在与疾病的不懈斗争中不断探索、逐渐形成的科学认识,是几千年沉淀下来的中国文化精髓,一把草药、一根银针,保佑着中华民族的繁衍昌盛。当前抗疫战场上,古老的中医焕发着新的生命力,成为抗击疫情的利器。

2018年,我国卫生总费用占GDP比重达6.6%,基本医疗保障体系覆盖人口13亿多,参保率稳定在95%,建立了世界上最大的基本医疗保障网。

国家卫健委发布的《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目前已更新到第六版。从第三版开始,中医诊疗方案就纳入其中。

——近年来,我国卫生健康事业取得长足发展。随着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的出台,我国卫生健康领域也有了一部基础性、综合性的法律。袁杰表示,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的定位就是基础性、综合性法律。

自古至今,疫病都是危害人类生命健康的头号大敌。凝聚着东方古老民族智慧的中医与体现着现代人类科技智慧的西医,都是人类的守护神。抗击新冠肺炎的战斗仍在继续,西医正在探寻病源并努力发明疫苗,中医也在展其所长、持续发力。中西医结合,中西医并重,中西医联手,这场仗,我们一定能打赢。(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 张胜军 陆丽环)

湖北和武汉是疫情防控的重中之重,也是打赢疫情防控阻击战的决胜之地。自1月25日第一支国家中医医疗队组建以来,已有577名国家中医医疗队队员支援武汉。全国各地的中医工作者也尽锐出战,深入防控一线,目前全国中医系统600多家中医医院共派出近4400名医务人员驰援湖北。

筑牢网底,破解“看病难”

新中国成立后,中医在传染病防治中屡建奇功。上世纪五十年代,北京暴发流行乙型脑炎,死亡率很高。在疫情紧迫的情况下,政府派去了中医名家蒲辅周。蒲老结合中医理论及实际情况,采用有针对性的中医治疗方案,使疫情很快得到控制。

黄璐琦院士介绍,根据临床调查,重症患者有80%愿意接受中西医治疗,轻症患者90%愿意用中药进行干预,隔离患者希望中医药早期介入。

国家卫健委和国家中医药管理局日前联合发文要求,建立健全中西医协作机制,强化中西医联合会诊制度,更好地发挥中医药在新冠肺炎等传染病防治中的作用。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医政司司长蒋健介绍,截至2月17日,全国中医药参与救治的确诊病例共计60107例,占比85.2%。

“几千年抗击瘟疫的历史,为中医治疗疫病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在抗击疫病的战场上,中医药从未缺位。”刘清泉说。

抗疫战场,中医从未缺位

1月27日,国家中医药管理局启动“中医药防治新冠肺炎有效方剂临床筛选研究”,在河北、山西、黑龙江、陕西4省开展“清肺排毒汤”救治确诊患者临床观察。结果显示,对214例患者临床救治总有效率达90%以上。

中医药学是中华文明的瑰宝,包含着中华民族几千年的健康养生理念及其实践经验,凝聚着中国人民的博大智慧。

——通过分级诊疗制度和家庭医生签约服务来推动医疗卫生服务下沉,助力基层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赵宁表示:“现在医改一个很好的经验就是强调分级诊疗,建立医疗联合体和医共体,这种新的模式其实就是要提升基层医疗卫生机构服务能力。”

第六版《新型冠状病毒肺炎诊疗方案》在中医治疗的“临床治疗期”推荐了通用方剂“清肺排毒汤”,并分别对轻型、普通型、重型、危重型和恢复期从临床表现、推荐处方及剂量、服用方法三个方面予以说明。同时,方案增加了适用于重型、危重型的中成药(包括中药注射剂)的具体用法。

与此同时,基本医疗卫生与健康促进法还提到全面加强基层医疗卫生人才队伍建设。赵宁表示,该法律规定了国家建立医疗卫生人员定期到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从事医疗卫生工作制度。国家采取定向免费培养、对口志愿、退休返聘等措施,加强基层和艰苦边远地区医疗卫生队伍建设。“法律同时还规定了建立县乡村上下贯通的职业发展机制,完善对乡村医疗卫生人员的服务收入多渠道补助机制和养老政策,也就是说让基层人员得到职业的发展,得到水平的提高。”赵宁说。

——大力加强基层和边远贫困地区医疗卫生事业的财政投入制度和保障制度,推动医疗卫生事业的发展。

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要坚持中西医结合。中央应对新冠肺炎疫情工作领导小组要求,强化中西医结合,促进中医药深度介入诊疗全过程,及时推广有效方药和中成药。全国各地统筹中西医资源,协同攻关、优势互补,打出中西医结合救治组合拳。

曾经肆虐人类的天花,1980年被世界卫生组织宣布已在全世界彻底消灭。人类医学史上的这一伟大成就,缘于中西医早期的一次碰撞:中医人痘接种术的实践运用与西医人的科学实验精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