抛弃诺依曼战略WeWork任命SandeepMathrani为新CEO

2月2日报道(编译:罗彬杰)

Mathrani没有回应记者的置评请求。他需要面临一些艰巨的挑战,尤其是完成WeWork预计在2020年开设的所有新门店。该公司表示,今年可能会开放600个空间,几乎是其目前网络规模的两倍。

上周六宣布任命的Mathrani将取代联席首席执行官Artie Minson和Sebastian Gunningham。9月,Minson和Gunningham从WeWork的联合创始人亚当·诺伊曼手中接过了工作。去年,诺依曼的“不惜一切代价谋求增长”的战略将该公司推到了财务崩溃的边缘。

对于2020年能源领域的具体工作,章建华用一系列的“切实”进行概括:切实抓好能源战略规划编制实施、切实抓好煤炭兜底保障、切实抓好油气安全保障、切实抓好清洁能源发展和消纳、切实抓好脱贫攻坚各项工作、切实抓好污染防治攻坚任务、切实抓好重大技术装备攻关和示范、切实抓好能源监管工作、切实抓好“一带一路”能源合作、切实抓好能源领域重要改革、切实抓好全面从严治党。(完)

Mathrani在一份声明中表示,WeWork“重新定义了个人和公司如何通过创新的平台、极具天赋的团队和巨大的潜力来开展工作,前提是我们坚持共同的价值观,坚持会员优先的原则。”

一些商业地产高管还表示,Mathrani在零售方面的经验可能尤其宝贵。在零售业,目标是创造出顾客愿意不断光顾的场所。如果WeWork的客户能在一个地方多呆一段时间,公司就能从中受益。因为该公司模式的一大弱点是,它从房东那里租赁空间的时间远远长于客户在WeWork租赁空间的时间。

下一步,要始终把保障能源安全作为首要任务,扎实办好民生实事,坚持清洁低碳发展方向不动摇,增强科技对能源发展的支撑作用,深化能源体制机制改革,高质量谋划能源中长期发展,为实现2020年经济平稳健康可持续发展提供坚实支撑。

今年1月,WeWork表示,它已将少数股权出售给了一群新的和现有的投资者。该公司还宣布,已将Teem出售给iOFFICE。Teem是一家为共享办公空间开发软件的公司。WeWork没有披露这笔交易的财务条款。

任命一位经验丰富的房地产公司高管这一举动清楚地表明,WeWork正在从诺依曼的战略中走出来。诺依曼的战略是建立一家庞大的公司,其目标包括改变人们的工作和生活方式。他把WeWork推广成一家颠覆行业的突破性科技公司。该公司还将业务扩展到办公空间之外,在曼哈顿为职业人士建立了整洁的宿舍,甚至还在那里建了一所私立学校。

Mathrani将于2月18日开始接手工作,这将是WeWork在快速增长但竞争激烈的灵活办公空间市场上,努力建立一家能够自我维持的企业的重要组成部分。根据Mathrani在LinkedIn上的页面,他自2018年8月以来一直担任Brookfield零售部门的主管。

商业地产管理人士表示,Mathrani可能与大房东关系密切,这在WeWork进行重组的过程中可能会很有帮助。去年12月接受《纽约时报》采访时,Claure表示,WeWork可能会寻求与一些地方的建筑业主重新协商租约。Claure说:“我们对房东非常坦诚,这是它自己的独立生意,如果事情进展不顺利,我们就会和房东进行商谈。很快就会有相关的工作开展起来。”

WeWork租赁办公空间,对其进行重新装修,然后出租给个人和公司。这种类型的房地产业务发展迅速,因为与传统租赁相比,它允许客户以更短的时间租房。诺伊曼曾试图赋予这个行业一种特殊的吸引力,称它在工作场所产生了一种社区感,可以激发创造力,给人们的生活带来更多意义。

中国国家能源局局长章建华表示,2020年能源工作要大力推进能源治理体系和治理能力现代化,加快发展现代能源经济,奋力推动能源高质量发展再上新台阶,为决战决胜全面建成小康社会贡献积极力量。

软银已经同意向WeWork投入60多亿美元的新资金,希望这笔资金能给公司带来喘息的空间,建立一个可持续的业务。WeWork非常需要这笔投资,因为随着公司的迅速扩张,它的支出远远大于收入。

推广:猎云银企贷,专注企业债权融资服务。比银行更懂你,比你更懂银行,详情咨询微信:zhangbiner870616,目前仅开通京津冀地区服务。

今年9月,WeWork撤回了备受期待的IPO。WeWork最大的外部股东软银去年10月同意为该公司纾困。软银高管Marcelo Claure成为WeWork的执行董事长,一直在监督该公司的改革,包括从某些市场撤出、出售非核心业务,以及寻找新的运营融资方式。Claure将继续担任执行董事长一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