特朗普被控“滥用职权”“妨碍国会调查”

美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投票通过两项弹劾条款,下周众议院将全体投票表决,决定是否正式弹劾总统特朗普被控“滥用职权”“妨碍国会调查”

阿里实现第一个目标的方式是成立菜鸟物流。菜鸟的业务模式可以概括为“天网+地网”,“天网”基于天猫、淘宝的交易与物流信息搭建起一个数据网络,“地网”在全国重要物流节点搭建仓储转运中心,并在末端布局大量菜鸟驿站和快递柜。

但中国社科院美国所研究员袁征表示,如果民主党拿不出新的证据来论证特朗普“违法”,特朗普下台的可能性很小,由共和党掌控的参议院几乎没有可能通过弹劾案。

事实上,在商业中,降低成本的方式大多只有两种——技术或人。

通过“天网”与“地网”的协同,阿里帮助快递公司实现了降本增效,强化了在电商物流链条中的话语权。

以2016年顺丰、“三通一达”等一梯队的快递企业登陆资本市场为界,快递行业市场集中度逐渐加深。据邮政局数据,2016-2019年,快递行业市场集中度CR8(市场内前8家企业市场份额总和)从76.7上升至82.3。但从美国、日本快递行业的市场集中度来看,其CR3都超过90%。

2018年之后,主流快递公司间开启多轮低价竞争。2019年,各快递公司上市时的业绩承诺兑现完毕,价格战的一个硬约束消失,行业低价竞争更为激烈。数据显示,2017年每单快递均价12.3元,到2019年已降至10.4元。

据今日美国网站报道,在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投票结束后,特朗普在白宫对记者表示,对于投票结果,人们感到“厌恶”,这是一个“骗局”。他说,司法委员会马拉松式的辩论,他只看了一点点。“民主党贬低了弹劾权。总有那么一天,会有一个民主党总统面对共和党掌控的众议院,我希望他们能记住这一点。”

美国现任总统特朗普和前总统尼克松,两人都被指“滥用权力”,挖掘政治对手的“黑料”,还被指企图阻挠国会弹劾调查。当年尼克松不堪压力选择辞职,而特朗普现在则选择高调对抗。

加盟模式下,作为快递平台的总部即上市公司主体,将运单预收费作为主要收入来源,即加盟商每收一单快件,需向总部缴纳一块钱或更多的运单费。

但现阶段,在快递行业只剩下顺丰和通达系巨头时,电商巨头并不希望整合继续。因为市场如果完成了高度整合,达到寡头垄断状态,快递企业的议价权将大幅提升,趋向于获取高额垄断利润,快递价格将提高。对于增速放缓的电商来说,这意味着配送成本的增加。

今年3-5月,疫情刚刚放缓,几大快递公司之间又爆发了激烈的价格战。财报显示,“三通一达”的单件收入普遍从去年同期的3元以上跌至今年的2元出头,同比降幅接近30%。

美国国会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投票通过了针对总统特朗普的两项弹劾条款,分别是“滥用职权”和“妨碍国会调查”。对此,特朗普回应,这是个“骗局”。接下来,如果美国众议院全体表决通过弹劾条款,特朗普将成为美国史上第三位正式被众议院弹劾的总统。

以韵达快递为例,2019年上半年其业务量为43.34亿票,净利润12.96亿元。而今年同期,其业务量上涨至56.29亿票,净利润却下跌至6.81亿元,单票利润从0.30元下跌到0.12元。

特朗普还点名批评众议院议长佩洛西和众议院情报委员会主席希夫,斥责他们蓄谋已久,发起弹劾只是为了政治利益。他在推特上发文:“我没有做错任何事,创造了美国历史上最好的经济,重建了我们的军队,解决了退役军人的问题,实现了减税、放宽了金融监管,并创造了那么多就业岗位,为什么还会遭到弹劾?”

行业初期的高速增长释放了就业红利。据国家邮政局数据,2010年我国快递员从业人数为54.2万人,而到2016年,这个数字已达200万。

薪资的上涨吸引了更多人入行,而与此同时,电商与快递的行业增速却开始下降。2015年电商增速从上一年的49.7%滑落到33.3%,此后逐年走低。快递业务量的增速则从2016年的51.3%跌至2017年的28%。

电商巨头的介入,限制了快递行业形成寡头垄断格局,获取超额利润,有限竞争格局下,各个环节收入减少的状态还将持续。因此可以预见的是,在未来一段时间内,快递行业的低价竞争还会继续,快递员的工资短期内不会上涨。

据美联社报道,下周,民主党占多数议席的众议院将全体投票表决弹劾案,只要有一项弹劾条款获得简单多数支持,特朗普将正式受到众议院弹劾。

我没有做错任何事,创造了美国历史上最好的经济,重建了我们的军队,解决了退役军人的问题,实现了减税、放宽了金融监管,并创造了那么多就业岗位,为什么还会遭到弹劾?——特朗普

中国民营快递行业的发展与电商行业相辅相成,电商成就了快递,快递也成就了电商。

上世纪90年代,在电商行业未兴盛之前,现在被称为“三通一达”的申通、中通、圆通、韵达,以及顺丰,都是靠坐火车人肉递送外贸报关单起家的。

行业增速下滑,劳动力供给上升,构成快递员薪资下降的因素之一。据《2018快递员群体洞察报告》,2018年中国快递员的平均工资在6200元左右,较2016年下降11%。

参议院多数党领袖米奇·麦康奈尔13日对福克斯新闻说,“总统被解职的可能性为零”,“我们(共和党)都站在同一立场”。众议院共和党议员德比·莱斯科表示,民主党人“没有依据也没有证据,没有犯罪存在,但无论如何他们还是会继续推进(弹劾),他们正在撕裂这个国家。”

民主党人起草的弹劾条款中,“滥用职权”条款指出:特朗普以“腐败的方式寻求”乌克兰政府的选举援助,借助调查抹黑民主党政治对手。“在整个过程中,特朗普总统无视并损害了国家安全和其他重要的国家利益,滥用总统权力,以获取不正当的个人政治利益。”

2019年阿里巴巴投资46.6亿元,入股申通快递,成为第二大股东,今年9月,阿里进一步间接增持申通快递,持股比例涨至25%; 圆通财报显示,菜鸟供应链与阿里创投合计持有圆通10.54%的股份,为第二大股东 阿里巴巴持有中通快递8.7%股权,拥有2.6%的投票权,为中通第二大股东; 阿里创投持有韵达快递2%的股份,已成为韵达第七大股东。

从舆论来看,虽然特朗普和美国主流媒体的关系很僵,但目前弹劾案缺乏特别“重磅”的证据,媒体没有“实锤”。随着弹劾程序推进,民主党紧追不舍反而可能招致选民反感,他们会认为民主党“不务正业”,为了选票不惜代价进行两党“内斗”。

据《纽约时报》报道,众议院司法委员会就弹劾条款进行了为期两天、超过17个小时的辩论。辩论中,共和党一方始终坚持“民主党人对特朗普的弹劾是出于政治动机”,并认为“滥用职权”是最低级的弹劾理由。民主党则指责共和党人拖延辩论,并质问“有谁敢说美国总统邀请外国领导人干预大选是没问题的吗?”

快递行业的本质是物体的位移,是一个趋同性比较强的服务产品。过去几年,为了打出一定的差异化,快递企业为消费者提供了各种附加服务,一是更高的时效与物流稳定性,二是更低的破损率。

BBC报道也指出,尼克松是指使手下潜入民主党竞选总部水门大楼窃取情报,属于内斗。特朗普则是被指为了个人政治利益向外国领导人和政府寻求帮助。

特朗普曾于今年6月表示自己不是尼克松,“他离开了,但我不会。”“除了创造我国历史上最伟大的经济成就外,我们没有做错任何事。”

2002年之后,伴随eBay入华、淘宝诞生,中国电商行业崭露头角。电商需要物流支撑,2005年,马云找到几家快递企业提出合作,但前提是把价格降低三分之一。当时淘宝每天的成交量仅有几千件,这个条件对快递企业并没有吸引力。

最终圆通创始人喻渭蛟先行尝试,随着淘宝单量猛增,圆通尝到甜头,其他通达系选择跟进。

众议院全体表决通过弹劾条款后,提交给共和党占多数的参议院,如通过,特朗普将被解职

而如今经过几年的发展,这两个要素也出现明显的同质化,主导行业竞争的要素就转移到了价格。

如果弹劾案在参议院获得通过,特朗普将被解职。在这种情况下,副总统彭斯将担任总统,完成剩下的任期直至2021年1月20日。

据CNN报道,曾见证3次弹劾美国总统调查过程的民主党议员乔·罗夫格伦认为,特朗普的乌克兰“电话门”丑闻比尼克松当年的“水门事件”更为严重。他说,“历史上最大的担忧之一就是外国政府干涉我们的政治体制”,“尼克松的行为至少与外国无关。”

除此之外,投资、入股快递企业的方式更具有控制力。

众议院通过弹劾条款后,弹劾案将被递交至共和党人占多数的参议院进行审理。在审理阶段,众议院将任命一些众议员充当“检察官”角色,向参议院呈交弹劾条款。参议院将制定审理程序,并向总统发出传票,要求他在规定期限内回应弹劾条款。审理正式开始后的程序包括:陈述、查证、辩论、参议院讨论和投票。

据法新社报道,民主党人希望在圣诞节休假来临前,加快弹劾案的投票进程。白宫回应称,司委会的这次表决是“情急之下的装模作样”。白宫新闻秘书格里沙姆表示:“总统期待参议院的公平对待和正当程序,众议院一直可耻地拒绝给予总统这样的待遇。”

特朗普:我没做错任何事,投票结果是骗局

电商巨头介入下的有限整合

2009年,电商行业迎来转折点。这一年,双十一横空出世,带动了此后电商行业高速增长。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2009-2016年,中国的网上零售额从0.26万亿元增长到5.16万亿元。相对应的,国家邮政局数据显示,我国的快递业务量从18.5亿件增长到了312.8亿件。

此外,各地网点如果需要总部投建的转运中心进行中转分拨,还会缴纳一定的中转分拨费用。而各地加盟商需要自行购买车辆,招聘员工或者将下属的站点分包。

快递单价下降也沿着这个链条一层层传导:揽件费下降——总部利润、毛利率下降——加盟网点派单费下降——快递员收入下降。

如同骑手被算法支配一样,快递员也只是整个商业系统中最微弱的一环。在电商巨头介入、行业低价竞争的泥沼中,他们无力挣脱。或许只有等待行业的良性竞争,他们的困境才能有所缓解。

特朗普被控滥用职权、妨碍国会调查

阿里的策略已经非常明显,通过少量参股头部快递公司增强影响力,同时大比例参股相对弱势的快递公司,对头部公司形成牵制。

加盟模式下,一个快递包裹从收件到派件,每个环节都会收取相应的费用。

投票结果完全依照党派划线

参议院需要至少三分之二的议员支持弹劾,特朗普才会被解职。而目前,共和党在参议院100个席位中占据53席,民主党占据45席,另外还有2名独立派人士。也就是说,只要共和党团结一致、无人倒戈,弹劾案就不会在参议院通过。

接下来弹劾程序怎么走?

但这些从业人员并不能满足高速增长的行业需求,2014年,我国快递员的缺口在70万。供不应求下,快递员薪资上涨。据58同城发布的2016城市服务业高薪榜显示,当年我国快递员的平均月薪为7028元,“快递员月薪过万”的新闻也频频出现。

为了将快递行业限制在“有限整合”状态,电商巨头用两种方式加强对快递企业的影响:一是在业务层面提升快递企业对电商的依赖度,二是通过投资、入股加强控制。

以一个10元的快递为例,揽件方收入3元,总部面单费1元,总部干线运输费2元,分拨中心运费0.3元,城市内分拨费用0.6元,派件加盟商派件费1.5元,快递员1.6元。

行业格局的成型主要由行业自身性质决定,但上下游对行业的影响也不可忽视。电商巨头给了快递企业发展的春天,同时也深度介入到快递行业格局的塑造中。

低价竞争抽走行业利润

袁征认为,尼克松“水门事件”要比特朗普的“电话门”情节更严重,因为尼克松直接动用国家机器来谋取政治利益,这可以被视作一种腐败,同样伤及国家利益,颠覆了美国公平、民主的政治体制运作。特朗普虽然也是为一己私利,他主要是对乌克兰总统进行口头上的诱导,然后国务院得到了总统的暗示之后采取了扣下军事援助的措施。所以说,特朗普实际上并没有真正动用总统实权。

新京报讯 当地时间12月13日,针对总统特朗普“滥用职权”和“妨碍国会调查”的两项弹劾条款在美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投票通过。投票结果完全依照党派划线,23名民主党议员全部支持,17名共和党议员全部反对。

美国众议院议长佩洛西9月24日宣布启动众议院对特朗普的弹劾调查,预示着弹劾特朗普的行动开启。在过去的两个多月内,从闭门听证会到公开听证会,从公布弹劾报告到起草弹劾条款,民主党人紧锣密鼓推进弹劾总统的程序,“驴象之争”愈发激烈。

12月13日,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投票通过弹劾条款,23名民主党议员全部支持弹劾条款,17名共和党议员全部投反对票,这一结果完全依照党派划线。

但同样的结果,不同主体的承担方式却不同。总部即已经是上市公司的“三通一达”通过技术来承担——电子面单、转运中心设备自动化等来提升增效、降低成本。

据美联社报道,美国众议院司法委员会主席杰罗德·纳德勒13日对于投票结果表示,这是庄严而又令人难过的时刻,众议院全院将会迅速采取下一步行动。

在电商行业和快递行业的高速成长期,电商巨头希望快递行业快速整合,以筛选出最有竞争力的企业,提供高效的配送服务。

行业内除顺丰采用直营模式外,“三通一达”主要采用加盟模式。

最近的第三季度,圆通速递9月份业务量为12.17亿票,同比增加50.18%;快递产品单票收入2.18元,较上年同期下降20.38%;8月份单票收入为2.11元,同比下降22.57%;7月为2.16元,同比降23.10%。

快递员工资下降的第二个原因,正是快递行业低价竞争模式下,企业利润的逐渐稀薄。

而末端的加盟网点,则只能通过人来承担——快递员派送单量增加,派费降低,工作量更大,工资下降。

反映到财务数据上,我们看到快递行业虽然业务量持续上涨,但单件收入、毛利率和净利润却持续下跌。

数据冰冷,但反应到企业和个体身上,可能就是血与泪,是“干的活更多更累,赚的钱却越来越少。”

行业竞争是决定劳动力薪资的第二个因素,具体来说,马克思的工资理论认为,劳动力卖主之间的竞争将降低工资水平。

特朗普和尼克松弹劾案对比

第二个条款“妨碍国会调查”,指控特朗普全面妨碍众议院弹劾调查,拒绝让他的高级顾问提供文件和证词,阻拦官员作证。特朗普对于众议院就乌克兰问题的法庭传票,进行了“前所未有的、绝对的且不加区分的藐视”,损害了众议院的宪法权利。